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关键字:  
 
教师学堂
教师学堂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师学堂 >> 教师学堂 >> 文章列表
0
中国小孩都是“吓大”的
信息来源:教科处   发表时间:2017-11-30 09:21:40  阅读次数:3787次  

那年,亲手将高考考卷上交的一刹那,感觉仿佛过去那一整年的高三时光都已经回不去了。

有股淡淡的解脱感,同时,也为接下去等待公布分数的日子有些不知所措。

那时,常听到的一句恐吓在作怪,那就是“社会很残酷,你长大就会懂的”。

想要丢钱给一个乞丐,就听到,社会很残酷,以后你不好好读书,也要这样子了。

真的没有考好,就听到,社会很残酷,你要抓紧考几个证,不然以后连洗厕所的工作都找不到。

谈个恋爱,就听到,社会很残酷,不好好工作混个房和车,哪里有小姑娘肯嫁给你。

在恐吓声里长大的中国小孩,都会不自觉地为社会加上如此的形容词:“残酷的社会”“残酷的青春”,而问一个欧洲小孩,你觉得“长大后,要进入什么样的社会呢”,往往答案却是:“有趣的,各式各样的,好玩的社会。”对于“残酷”二字,他们根本没有概念。

在荷兰留学的第一年,给一个英国人家庭当Nanny(保姆),照顾两个孩子。

小婴儿我只需要换尿片,哄睡觉,喂那些婴儿罐头类的食品。而小男孩,他是一个标准的《星球大战》电影迷,每一次去,他都会让我坐下来陪他从头看到尾。

有天,我突然想到,就问他:“你有什么梦想?”

他似乎早有准备,早就想清楚这个问题一般,立刻说:“长大以后,我要和你一样当一个保姆。陪小朋友一起看《星球大战》。”

听到后,我哈哈大笑。

当他母亲回来,我讲了这件事情后,她竟然对小男孩笑着说:“好啊!加油,那至少你要把自己弄干净了,才能去照顾别人。”

我从未在好友或者认识的任何一个欧洲家庭里,耳闻或目睹过任何与“恐吓”类似的故事

有个中国小孩写信给我,问:“这个社会既然那么残酷,为什么要长大呢?”本来想回信给他,列举出一系列社会新闻里的好人好事,还有温暖人心的平凡人小故事。但刚一落笔,自己就愣住了。

这社会残不残酷为什么还需要证明?

我就是社会,他就是社会,每个人都是社会。即便并非社会的现在,但也决定了其在将来的模样。

高考结束了,要去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朝天空大吼:自由万岁!

考完了就考完了,分数该怎样就怎样,去哪里已经未必重要了。

长大后四处行走、四处生活,才发现读书好未必那么有用。懂得认真去做事情,举一反三,真诚关心别人,内心善良,无论做什么事,到世界的任何角落,都会过得非常好。

这个“好”,指的并不仅仅是成功,而是活得真心快乐。
 


【前一条】 把孩子交给世界
【后一条】 中国学生的通病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备案号:赣ICP备100030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