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关键字:  
 
教师学堂
教师学堂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教师学堂 >> 教师学堂 >> 文章列表
0
让一个“差生”变好的方法其实很简单
信息来源:教科处   发表时间:2017-10-16 10:59:52  阅读次数:3996次  

  “我的眼里,根本就没有差生!王金战说。

   25年来,他从山东沂水、青岛,一路教到北京,如今在北京海淀区人大附中任教。王金战常年教高中数学、当班主任,接触过形形色色的学生,可以说什么样的学生都教过。

   他有一句豪言:现在,只要是一个智力正常的中学生,都有考上名牌大学的潜能!

   他曾让一个全班倒数第一的差生,考上了北大。

   难道说,这位教了半辈子数学的普通教师,有什么超常的教育理念,或者说绝招?

让一个差生变好的方法其实很简单

    所谓的差生是怎样形成的?

    当一个学生反复遭遇失败的打击后,便成了差生。而让一个差生变好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让他不断地享受到成功的喜悦,就能变成一个优秀生。这是王金战多年来总结出的经验。

    王老师没看错人。在月考的总结中,王金战一个劲儿地夸这个男生:你们看人家这位同学,一下子差距能缩小30分,高三总共要经过8次大型考试,如果每次都能缩小30分,那就不是考大学的问题了,而是考清华北大的问题了!就看你敢不敢挑战自己了。你站起来谈一谈,下一次你的目标是什么?

    被表扬得晕头转向的男生,站起来说:我下一次,肯定不考倒数第一啦!

    对于这样的差生,王金战说当班主任的,有时就要拿放大镜去找他的优点。学习差的学生,在别人眼里,常常是一差百差。在这种情况下,老师能够发现他们的优点,并给予鼓励和表扬,那学生对你的感激,真的是发自内心的,而且往往能记一辈子。所以,我带过的学生中,对我最有感情的,往往是那些当初的差生心态问题一旦解决了,学习效率也就上来了。一条虫就能变成一条龙了。

    另外,老师还要帮他们制订一个切实可行的、跳起来够得着的目标,比如从倒数第一名,进步个一两名,这也是进步啊!老师要及时给予表扬鼓励,让他们尝到成功的快乐。完成第一个目标,再订下一个目标,几轮下来了,这个学生就成了。

    王金战班上那个倒数第一的学生,第一次月考,在年级排名提高了161个名次后,非常振奋,也看到了自身的潜能,学习进步得异常迅速,以至达到了非北大不考的地步。

    最终,这个男生果真考上了北大。上了北大后反思这段经历,他写道:我经历了一场风波,几经周折,最后终于获得成功。我的经历对我来说是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叫浪子回头金不换。曾经做过浪子,经历了许多坏的事情,走过了许多的弯路。有一天突然觉醒,重新振作,以后便再也不会被自己的脆弱而打败。因为经过了磨炼,已懂得世间至美,已能区分人间善恶。我会永远地珍藏我那段宝贵的经历。时时激励着自己,向前面的一个个目标发起挑战。

    哪个孩子爱当差生?谁不想让别人认可自己?王金战说在一个班上,学习不好的孩子最痛苦,老师同学瞧不起,家长不是打就是骂,常给脸色看,心里往往很自卑压抑。别看他们表面上装得满不在乎,其实心里很难过。

    王金战坦言自己就曾是个差生,也经历过被人看不起、鄙视的过程,最清楚差生的心理。他常拿自己早年的这段经历向学生现身说法。

    上中学时,全班有50来个学生,王金战成绩排在40名以后。那会儿他根本不想学,一心想着毕业了,接父亲的班工作。

    1978年寒假刚过,班主任动员成绩排在前5名的学生备考。我是那种不知好歹的人,找老师说,我也想今年考大学。哎呀!班主任看我就像看一个外星人一样。是那种又鄙视、又不让你看出来的感觉。那种眼神,让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耻辱,什么叫做被人看不起。突然之间,我的自尊心脱落了。学习好的那几个同学,也嘲笑他:如果你能考上大学,我们就能直接大学毕业了。

    一个眼神、一通奚落,刺痛了王金战的自尊心,他发誓一定要考上大学。到后来,他对学习达到痴迷的地步,不学就浑身难受。

    当时他正住校,晚上过了9点学校就不发电,只能点煤油灯。宿舍里都是通铺,铺上全是沙草,容易着火,所以学校严禁点煤油灯。因为王金战一而再、再而三地在煤油灯下学习,校长火了,把他的灯摔碎,并责令他在全校大会上做检讨。

    王金战仍不死心,四下找学习的地儿,终于发现了一个空地窖。我的内心一阵狂喜!每天晚上,别人回宿舍了,我就提着煤油灯到菜窖里看书,一看看到半夜,那种感觉太好了。记得有天晚上,学到深夜,突然狂风大作,几次把灯吹灭,之后雷电交加,而我感受到的却是一种奋斗的快乐,一种全身心投入的充实。王金战后来是班上唯一考上大学的学生。

    能把自己放进地窖里学,不顾一切地学,不学习就没法儿活,人要是进入到这种状态,可以说是无坚不摧,干什么事不能成功?我敢说,每一个进入这种状态的学生,都可以考进名牌大学。

    他常常鼓励那些差生:要想让别人看得起你,首先你得看得起自己。你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很落后,但只要你不服输,在我眼里,你仍然是好学生。我最看不起的学生,就是自己承认不行的学生。哀莫大于心死,你心都死了,什么人来也救不了你。只要你自己想学,没有学不好的。只要一息尚存,就有可能创造奇迹。

当家长的,一定要记住一条:倾听,往往比说教更重要

 

    2003年高考过后,王金战班上的55名学生,有37人进了北大、清华,还有10人被哈佛、剑桥等海外名校录取。可也正是这一年,他自己的女儿连高中都没考上。

    当时的感觉特别难受!王金战备受打击,觉得没面子。他固执地认为,一个老师,连自己的孩子都教育不好,还有什么资格教育别的孩子,还谈什么教育理念?

    因为工作忙,女儿上初中期间,他一直没太关注过她。虽然他很爱女儿,但教育方法失之简单,觉得付出已经很多了,孩子还这么不争气,太对不起自己了。别的学生问我问题,我都能用心解答。而我的孩子问我啥,反倒没了耐心。久而久之,女儿跟他的关系日渐疏远,说啥也不听。

    偶尔看到女儿的日记,王金战才知道孩子是多么渴望得到老爸的帮助。由此,他开始重视起孩子的教育,并尝试着从一个家长的角度来研究教育。

    学习本身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可为什么学生学不好,被苦苦折磨着?这不是学习本身造成的,而是由于学习之外的诸多因素的干扰。假如一个学生心情舒畅了,全神贯注地学习,他会真的学,学习就会变得轻松容易。学业不好的孩子,大多是心理出了问题。

    他发觉女儿学习差的原因之一,就是不自信,老是关注别人怎么看待自己。一会儿是老师瞧不起她了,一会儿是同学看不起她了。终日谨小慎微,患得患失,久而久之,人变得敏感脆弱,没信心。总受外界干扰,她还能有什么心思学习?王金战从调整女儿的心态入手,这也是最难、最重要的事。帮她从只关注别人的眼光,转到只专注自己的学习上。

    家长的作用是老师代替不了的。虽然老师可以解答学业上的疑难问题,但学生跟教师的关系,远达不到像家长那样亲近、亲密,所以,孩子最好能跟家长无话不谈。只要他把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负担就减轻了。但是,现在好多家长一听孩子说,就觉得净是鸡毛蒜皮的小事,马上不耐烦、训斥,一下把孩子堵了回去,自尊心也极易受损,以后,再想让孩子跟你说心里话,会很难。

    我的经验是,孩子跟我说话时,我会很专注地听,很少评论。说好的地方,我会表现得很高兴,说得不符合逻辑的地方,我也不立刻打断她、指责她。等她说够了我们再作交流,我拐弯抹角地把我的观点亮出来,通过我的想法,让她感觉自己的观念不对,这样她很乐意接受,有什么话也爱跟我讲。

    王金战亲自给女儿上课,跟她不断沟通交流,女儿一天天变得阳光起来。遇到什么问题,马上就跟老爸沟通。影响学习的因素被排解掉了,她的心理变轻松了,学习效果自然就好。三年里,王金战陪着女儿风风雨雨地走过来,2006年女儿考上了北大法学院。

    人都需要盐,但是,一颗颗大盐粒子,让人生生吞下去,谁爱吃?要是把它放在菜里、汤里,那吃起来就很舒服。教育孩子也是如此。我发现,学生在任何时候都渴望得到家长的帮助,可他们表现出来的为什么是拒绝呢?责任不在孩子,而在大人,教育方法不对头。

    马上要高考了,一个外校的学生家长打电话找王金战,恳请无论如何跟他的孩子谈一谈。

    他的孩子上高三,身高185米,调皮捣蛋,最后闹到班里所有学生的家长,集体向学校请愿: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高考,要求这个男生离开这个班。后来他真的被学校赶回了家。

    回家后,他天天躺在床上,一天睡十几个小时的觉。眼瞅着报高考志愿了,家长问报考的事。这个男孩说反正我也不考,你们爱报什么就报什么。

    晚上11点,这个男生到了王金战的办公室。

    为什么学校让你回家?王金战先问他。男孩开始说了:我是有缺点有毛病有问题。可是,学校老师和校长,动不动就当着全班的面训斥我,还动不动把家长叫到学校来,我特别反感,特别抵触,所以我就要跟学校对着干。

    王金战一直默默地听着,偶尔还直点头。受到鼓励,男孩更加滔滔不绝。

    讲够了,王金战才开腔:高考不就是一次考试吗?行百里者半九十,前面的90里路,只是整个行程的一半,后面的10里路,才是最关键的。成功的人,往往是那些能抓住关键的人。你现在可以在家里合理安排你的时间,要学的东西太多了。你就利用好这段时间,学它个昏天黑地,快速把你的各科内容搞清楚、复习好,让那些瞧不起你的人,曾侮辱过你的人大跌眼镜。

    假如你放弃了,社会就多了一个窝囊废呗!来到人世间不容易,你就这么窝窝囊囊走一遭?只要你从现在起,肯投入学习的话,我答应再辅导你数学一次,给你讲两个小时,高考成绩提高20分没问题。

    后来,男孩的妈妈告诉王金战,这次谈完话,儿子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他家住9楼,平常都坐电梯上去,可那天晚上,这个男生不坐电梯,跟父母说:从今晚开始,我得锻炼。躺了十几天,已经躺散架,我得跑上去。从明天开始,我就要进入临战状态。

    其实,我与他的谈话时间,总共有两个小时。其中,他讲了100分钟,我只讲了20分钟,他就发生了改变。是我讲得好吗?我讲的道理并不深奥。关键是,他觉得我能听进去他的话,能理解他,而他也找到了自尊,把我当成了知己。

    人人都渴望被尊重,渴望被人理解。王金战认为,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你想命令他、控制他、强迫他,都只会让他们反感、抵触、叛逆。

    当家长的,一定要记住一条:倾听,往往比说教更重要!

现在学习中所附载的东西太多,压力太大

 

    在王金战的博客上,有一位家长留言道:

    我想求救于您!

    我儿子今年高三,因为我是数学教师,他每次大考都带着不能给妈妈丢脸的念头应考,因此,每回都考得不好。今天又是一次全省模拟考,老毛病又犯了,不是公式写错就是考前刚做的题又想不起来,我想了很多方法都没用。王老师,你有什么高招吗?离高考没多少时间了,我真的心急!

    我反复强调,对现在的学生来说,良好的心态太重要了!王金战说。

    他常举这样一个例子:有10个孩子,被带到一间黑屋子里,眼前只能看见一条小路,10个孩子都顺利通过;第二轮,灯光若明若暗,再看那条小路下边,隐隐约约的像是有条河,结果只有4个孩子走过去,剩下的没通过;第三轮,灯光大亮,只见那条河里,游着几条张着血盆大口的鳄鱼,最后,10个孩子没一人过去。

    学习就好比那条小路,本来学生都可能通过。假如太强调客观环境,给他太多的压力,最后可能就过不去了。学习本身的压力并不大,而现在学习中所附载的东西太多,压力太大。比方说家长的期望、学习成绩的排名,等等。

    有年高考,校门口停了好几辆白色救护车,顶灯一闪一闪,如临大敌。王金战觉得这简直就是在故意制造紧张气氛。本来是件平常的事,叫救护车来干吗?管事的人说,怕有些学生缺氧。王金战走过去一瞅,还真有一些学生躺在车上吸氧。

    王金战自己坚持一条原则:学习本身是件轻松的事,要让学生在学习中寻找和感受到快乐。学生学习不成功,好多不是学生本身的原因,而是败在家长手里。

    现在,成功人士的标准之一就是看孩子,看能不能培养一个有出息、成功的孩子。独生子女家庭输不起,假若孩子不成功,生活就没啥意思了。不少家长为了孩子可以说是不顾一切,使出浑身解数,但由于教育观念不正确,教育方法不得当,结果适得其反。

    王金战教过这么一个男孩,聪明但就不爱学。上课不听,作业不做,他也不捣乱,只是磨磨蹭蹭,耍点小聪明应付考试。他说自己不想上大学,要当个体户。王金战问他,你这个想法,跟你爸谈过吗?

    学生的回答把王金战吓了一跳:跟我爸谈?我想把他杀了!男生说他跟爸爸的关系,就是一个根本没法沟通,我爸就是一个农民!

    实际上,他父亲是一个局级干部,初中期间,曾把他弄到一所实验中学的重点班。但男孩没达到那个层次,一考就考倒数第一,自信心很受打击,学习成问题了。而他的母亲,是经商的,有些钱,娇惯儿子。两口子为此常吵架,孩子学习成绩却越来越差。

    有一天,这个学生见到王金战时,乐滋滋地说:老师,告诉你一个重大的好消息,我父母要离婚了?天底下还有盼爹妈离婚的孩子?离了好。我谁也不跟,这样,我就能过两天清静日子了。

    王金战把男孩一家三口约到一个安静的小餐馆,他对家长说:平时,老是大人说,今天,要先听听孩子怎么说,你们不要发火。有老师罩着,这个男生说开了。他爸刚听了几句,又急眼了,忍不住跟儿子争吵起来。

    你别总看孩子不顺眼。有毛病、有问题,得一点点解决。家长就是孩子的一面镜子。如果家长通情达理,孩子也会通情达理。孩子性格古里古怪的,这个家庭的教育肯定有问题。王金战对家长不客气地道。

    他又对这个男生说:你也要理解父母呀!张口闭口地,你说父亲是个农民。我跟你说吧,我就是在农村长大的。你父亲是农民,他还能管好一个局的工作?

    经过这次谈话,学生和家长都开始反思自己,父子关系改善了不少。

    很多家长,往往只注意孩子的弱项、缺点,越看越不顺眼,就越强行去扳。把孩子当成木桶,整天盯着最短的那块木板,结果把孩子搞得没了强项,没了自信。父母将自己对未来的期望,沉重的压力,都转嫁到孩子身上,急切地望子成龙、望女成凤,造成了孩子更大的心理问题。

    现在,有关教育方面的书很多,家长不懂可以学。别一厢情愿地,老是我那时怎么怎么着,也不抬头看看,现在是个充满各种诱惑的时代,孩子生存的环境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教育提出了更大的挑战。

 教师的失误,生产出的不是一个废品,而是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当了25年教师,干得时间越久,王金战反而常感到后怕。

    我不觉得教师这个职业多么神圣,而是觉得这个职业太重要了。一个老师教的一个班就有50个学生,手下就是50个人的前程,牵涉着50个家庭的幸福。教师的失误,生产出的不是一个废品,而是影响一个人的一生。培养一个孩子,需要多少人、多少年的努力;而毁掉一个孩子,可能就是一句话。教育是把软刀子,当时看不出结果,结果可能要等若干年以后。

    所以,一旦想到这一点,我就感到后怕,不敢轻易说话。年轻时当班主任,可不这么想,以我为主,我说怎么着就怎么着,自己从来不会错。现在讲话时,我是慎之又慎。提醒自己:多站在受教育者的立场上考虑,多关注受教育者的感受。有时候,老师的一句话,会影响甚至改变学生的一生。这是在我从教20多年的经历中,反复被验证了的。

    前几天,王金战的邮箱收到了一封长信,是一个他教过的学生发来的。毕业后,从没联系,王金战都记不得这个学生了。

    学生在信里提到一件事:自己当年是被重点班淘汰下来,才到王金战的班上的。那会儿,内心别提多么绝望、沮丧了,觉得很丢人,再也没了学习劲头,成绩每况愈下。

    但是有一次,他的数学考得不错,王金战在卷子上写了一句话:这才是我心目中的陈皓!

    在电子邮件里,学生告诉王金战:老师,您不知道这句话,让当时的我多么感动,内心产生出多大的力量。从那以后,情绪大变,成绩也噌噌地蹿了上去。本科毕业后,他又去美国读了研究生,现在回国,在一所大学里任教。

    有一个外校的班主任遇见王金战,提起她刚接手的新班,这个老师抱怨道:唉呀,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帮学生不顺眼。

    接过她的话茬,王金战道:我告诉你,你的学生也肯定是这么看你,怎么不顺眼,师生关系好不到哪去。接班时,我是这么想的:唉呀!下边坐的都是白马王子、白雪公主啊!你也这么试试,用一种欣赏的眼光,发现学生的优点,心里喜欢他们,慢慢地,学生才会喜欢你。假如你很喜欢一个人,那么这个人也不会拒绝你;但是你很讨厌一个人,那么你能指望这个人喜欢上你吗?人啊,都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又过了一阵子,这个班主任再见王金战时,乐呵呵地说:王老师,你这招还真管用!

    王金战公开对学生说:我是教数学的,但事先不备课,冷不丁拿一道数学题来,我肯定弄不过你们。在国际数学比赛中,你们能拿金牌,我肯定不行。这数学我不行,物理也不懂,化学也不通,英语比不上你们,计算机就更不如你们了。我说我确实不如你们。我们得承认,这就是当今教育的现实,老师必须面对这个现实。

    那教师是干吗的呢?

    教师,就是要点燃学生的火花,激发学生的热情,让学生朝着他们喜欢的方向一直走下去,这样肯定能成功。带毕业班时,高考前的一个月,王金战每天给全班学生写一封信。内容有提示点拨,有心理调解,有学习方法指导,也有为学生鼓劲打气的,信写得激情澎湃。

    每天晚上,学生家长不收到王金战的邮件不睡觉。有时已经很晚了,王金战绞尽脑汁、冥思苦想还是写不出来,家长们就在网上等。下半夜两点多了,终于写好发到网上,家长赶紧打印出来,放在孩子的桌上。

    有一回,王金战去江苏某县讲课,他有一个学生在这里工作。当年,这个学生在班上很调皮、能折腾,是被王金战批评最多的一个。后来仅仅考上一所中专学校,毕业后被分到煤矿挖煤。

    我一直放心不下这个学生,觉得井下挖煤挺危险,不知道这些年他怎么样,就想去看看他。学生等在煤矿大门口,一看到王金战,眼泪就流了下来。老师,我工作20多年了,您是咱班唯一一个来看我的人。

    学生带着老师四处转。矿区比王金战想象中的好,是花园式的,而且特别大。走到哪儿,职工们都对他们投以尊敬的目光。原来,王金战的这个学生,已经是这个有几千名职工大矿的矿长了。

    老师,是学生成果的欣赏者。教育的最高境界,就是教育出让教师敬仰的学生。

 


【前一条】 优化课堂教学模式,构建高效课堂
【后一条】 师德与师生之间相处关系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李红梅
屈敬丽
漆忠秀
胡华飞
桑巍
帅启凤
张素华
程娟
熊秋瑾
程兰琴
熊素春
张云
吴文
应洁
李翠萍
备案号:赣ICP备10003072号